警告:不喜BL者請勿亂入喔~乖XD

嗯嗯嗯嗯((啥,這篇文章是在痞客邦(
http://masaru5146.pixnet.net/blog/post/11907358)看到的


PS:這部文是網友介紹的,由於作者不明,故放全文給大家看,這部就故事內容上並沒什麼可看性,主要重點是在它激H的淫亂情節,所以剛接觸BL者最好別進來,資深不怕激H的才可以唷
轉載自...忘了

●乳母

章一   入宮

衛家遭了大禍,老爺、大少爺、二少爺都被殺頭,家被抄,其他的人流放的流放,為奴的為奴。這本是令人同情的事,可是京城百姓卻只覺得開心、解恨。是啊,因貪污而被斬的人讓人如何同情的起來。
封看著衛遙——衛家最小的公子,平常只是在家讀書,連門都很少出,也是衛家唯一不在朝為官、沒有捲入貪污的公子——很清俊、顯的很乾淨,因為跪著,看不出身高,但應該挺高,大概比自己還高一點。這些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可,“哼,”封自嘲的笑了一下,當時也正是這些好感讓自己重用了衛家的幾個貪官。
封度著步,思索了一會,忽然笑了 “把他帶到後宮,跟乳母們住在一起,”轉頭朝倍感迷惑的李公公說:“朕想嘗嘗不一樣的東西,就讓秦御醫給他下藥吧。”說完便背手出了偏閣。
這莫名其妙的命令讓李公公和衛遙楞住了。但熟識聖意的李公公很快明白了,帶著衛遙去了聖上的乳母們的偏宮裏。
衛遙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住在了一群專門為皇帝產人乳的女子中間,雖然各有廂房仍舊讓他極度不適,再加上每天讓他喝的莫名其妙枯澀難咽的藥物。日子真的不是難熬兩字可形容。
不過,即使再難熬,他也不會忘卻一點——他是沒權發言的人。幸好這皇帝沒有太不近人情,至少自己請人把自己在衛家的書搬來時,他似乎並沒有阻撓。
於是,在享用跟乳母們一樣生活待遇的日子裏,他白天看看書——雖然以他現在的心情,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看了些什麼,晚上則躺在床上,徹夜難眠,總是不知不覺中兩鬢淚濕。
原先衛遙總是喜歡看書想像著古人、今人乃至將來的種種,父親兄弟們只說他不出息,母親說他總是象個孩子。他當時心理不舒服,可現在卻連個跟他們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
現在,已經19歲的他,突然頭一次開始迷惑,自己究竟為何來到這世上,以後又該幹什麼,原來嘲笑那些俗人18、9歲便娶妻、生子、忙碌功名。可現在他只覺得自己連一個所謂的俗人都不如。
在宮裏住了3個半月,在旁人眼裏,衛遙除了變的更加清瘦、修長、臉色偏白,並無什麼不同。只有衛遙自己清楚,自己原來清明的心裏已變得陰雨連繞。
這天,衛遙跟往日一樣快速穿過庭院裏唧唧喳喳的乳母們,跑到最近常來的小池邊——他們被允許活動的範圍很小,這小池是唯一允許他們來的安靜清麗的地方。剛坐好翻開書,他便覺得胸乳有點異樣,最近好象總是這樣,他看看旁邊無人,便以手撫胸輕揉,豈知一揉更是漲痛,便用力的按了按,立刻似有一股熱流自乳內穿出,他不禁吃了一驚,低頭看去,雖然因9、10月的天氣較寒,自己穿了不少衣物,仍是可以看見胸前濕漬的一塊。
這一下衛遙真是不知所措,趕快以書蓋胸朝回跑,又從乳母中間穿了過去,奔回屋裏。乳母們雖然習慣了衛遙每次從她們中間走過都急急忙忙的樣子,但還沒見過他這麼失魂落魄的樣子,一時說話聲都停了,只呆呆的看著衛遙消失在視線裏。
回屋衛遙敞開衣襟,只見自己的兩個乳首都尖立而起,胸部似已漲起了兩個小丘,他猛的明白了宮人每天他喝的藥的用處,只呆呆的坐在床上動也不能動了。




章二羞辱

第二日,宮裏的太監再端藥來,他便一手推翻,一連數次都是如此。太監們無奈,稟告了李公公,這是聖上親點的事,李公公也不敢怠慢,馬上稟報了皇上。
封剛聽到時,只是有點迷惑——衛遙是誰,自己又何時下過這個旨意,突然一下想起這事的始末,無奈的笑了一下,國事一多,自己的記性是越來越差了。
“呵呵,今萬把他帶到“青閣”裏等我。”沒想到秦御醫還挺烈害,真能讓男人產乳,下次讓他制藥讓男人生孩子,不知會不會難住他,他有點好笑的想。(賢:最強的苗疆藥師大人,您會不會做這種產乳藥呀?素飛言:哼!我沒有做這種淫亂藥物的興趣)
衛遙直楞楞的坐在“青閣”臨窗的桌邊。他現在心裏已經全亂了,不知迎接自己的是什麼樣的命運。胸乳還在一陣陣的漲痛,可是他已經連碰觸的勇氣都沒有了。
封一進屋便看見一人呆坐在桌前,長的有點面熟。惱的是這人似乎並未聽到“聖上到”的通傳,也未迎接自己,只是象個木頭一樣呆坐在那。
但想想緣由,他不禁笑了起來,大概這男人被自己的雙乳嚇到了吧。好久沒有碰到這麼好玩的事了,他已經忍不住笑出了聲。
這下,衛遙總算是發現有人進來了,他先是因為看到一個長象英氣的青年呆了一下(不怪他,這麼久看的都是乳母和太監,而且以前他兩會面時他都是跪地低頭的),但是,一看他的黃袍,憤怒立刻湧上了他的面孔。衛遙直接沖向封,封沒想到他這個反應,身形一滯,被他重重的打在手臂上,衛遙又舉手想再打。封那能容他如此放肆,直接扣住了衛遙的手腕。封有武功在身,這一下又用了勁道,衛遙直痛的嘴唇蒼白,但眼睛仍憤恨的盯著封。
封本來覺得好玩,這下只覺得敗興。哼,這貪官家族裏的人還有資格感到羞恥?!好,你覺得羞恥,我就羞死你(本來只想今天羞他一羞,解了恨放衛遙出宮的,本來留著也沒什麼用,這下,衛遙惹堖了他)。
他直接把衛遙的雙手反擰用一手扣住並把衛遙的身體頂向自己,另一手撕開了衛遙的前襟,張嘴便含住了衛遙的一個乳頭,並用手捏住衛遙的另一個乳頭。本來有潔癖的封是決計不肯如此的,即使在性愛中,即使最愛的寵妃也未獲得過封的親撫,而只是辦事而已。
“啊!!!!!!做什麼!放開我!!” 衛遙拼命掙扎。
無視衛遙的掙扎,封大力的吸允著衛遙的乳頭,另一隻手粗暴的擠按衛遙的另一個乳頭。出忽他的意料。這乳汁竟然意外的甜美,這麼多年從未碰過如此甜美的飲品,他的眼睛不禁有點可惜的瞄向因被他的手擠按而出白白浪費掉的乳汁。
“啊!!!”衛遙只有天崩地裂班的感覺,他雙手被扣,被迫揚起頭,把自己的乳頭送到封的口與手裏,從封的口角和擠壓的指縫間漏出粘粘的液體,而讓人羞恥的是自己腫脹了多日的乳房似得到了多日期盼的撫慰..
“不......要........”衛遙恨不能把這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人千刀萬剮,可他現在連撞牆的自由都沒有,他只能咬著唇,搖著頭,臉上已儘是羞辱的淚水。
封放鬆了擠按乳頭的手,而加大力量用嘴吸允衛遙的甜美乳汁。
“啊......”不知過了多久,衛遙被吸的一邊乳頭已被蹂躪的腫脹不堪,甚至被封的舌頭碰一下都會讓他敏感的戰慄,陣陣刺痛和不適的姿勢已讓他感覺自己快暈過去,嘴裏泄出了痛苦的呻吟。
良久,封的嘴離開了衛遙已經幾被吸幹了乳汁的乳頭,衛遙剛剛鬆開咬著嘴唇的口,想鬆口氣,封的嘴已猛的吸住了他的另一個乳頭。
“啊!!!!!!!”衛遙再次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唇。這次乳頭被吸的力道簡直讓衛遙覺得乳頭已經被吸的生生離開了自己的前胸。
“啊啊啊....不..........”封不滿於似有似無的汁液,用手狠狠的擠按乳頭的周圍,以配合嘴的吸允,無法掙扎的衛遙已淚流滿面。
直至把幾乎最後一滴乳汁擠到自己口中才放鬆了力道,但還意猶未盡的在兩個乳頭上和乳頭周圍舔食。
“放......過..............啊....”衛遙的兩個乳頭已腫脹至原來的數倍,而他自己早已被折磨的神智不清,原來充盈的雙乳已被吸的癟了下去,而封的輕舔帶來的酥麻更讓他羞恥。
封也沒想到這乳汁甜美的讓自己失去了常態,雖然有些憤怒自己對著一個男人的雙乳和乳汁這樣著了魔班般,但他仍忍不住想再嘗那香甜的味道。
他一彎腰把比自己還略高的衛遙橫抱而起,放到床上,半昏迷的衛遙已不能作出任何掙扎。封把衛遙放到床上後,用雙手拼命的擠捏衛遙的已被吸的乾癟的雙乳,嘴拼命的吸允乳頭。衛遙只能痛的嗚咽“已經....沒....沒......了..痛..,不..要......吸....吸....了....”
望著乾涸的乳頭,封終於放棄了,他幫衛遙拉好上衣,開門走了出去。交代道“讓秦御醫加大藥量,不行就硬灌。”
第二天,衛遙醒來,只覺得渾身酸痛,雙乳更是疼痛難忍。旁邊的小太監見他醒來,立刻呈上兩碗藥,衛遙連打翻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顫抖的別過頭。小太監一見,喊了聲“小宵子”,外面便又進來了一個小太監,兩人一個人按著他的身子,抬著他的頭,另一個拿著藥碗竟硬給灌了進去。灌完藥,兩人偏撤手退出,留著衛遙一人爬在床邊被嗆的咳嗽不只。




章三  失身

已經到了這樣的田地,衛遙不知道自己為何沒有想死之心,自己竟怕死怕成這樣?或許爹他們說的很對,自己是沒出息。
不管怎麼樣,衛遙想——活著。
這幾日,衛遙連書也不想看了,除了吃飯、沐浴、如廁,只是常常坐在窗前發呆。宮人逼他食用的藥量很大,再加以前的基礎,才短短四日,雙乳便又腫脹難忍,可他卻碰也不想再碰那令人羞辱的地方。
封那日回寢宮後,難以理解自己怎麼能幹出這種怪事,便儘量把自己埋在事務中,想把一切忘掉。
可又覺得身上似乎有一種火,要把自己燃著了。他到最愛的琴妃處,剛想行房,衛遙那受盡折磨沾滿口水的雙乳和半開的求饒的口,半張的盈淚的屈辱的眼睛卻又晃到眼前,他馬上起身匆匆離開了。留著琴妃在那不解傷心。
封回到寢宮,似困獸班在屋裏轉了數圈之後,放棄班的坐在椅子上,喃喃道“不管為什麼了,誰沒有怪癖啊,朕堂堂一天子,臣子可以養男寵,朕為何不可養一個會產乳的男寵啊?”(男男產子文有始以來最大突破!!)
當下,他不再猶豫,直奔“青閣”。
這次衛遙不但聽到了“聖上到”,更作出了迅速的反應,他踏上桌椅就想跳窗逃走。封進屋見狀不禁大怒:他以為他是什麼身份,還想逃走。封一個跨步沖到桌邊,伸手便扯住了衛遙及膝披散的長髮。
衛遙猛一吃痛,便被拉的栽了下來,被封死死的抓住腰,箍在了懷裏。
封二話不說,一把扯開了衛遙的衣襟,把他壓在桌上,一手仍扯著他的頭髮,痛的衛遙用雙手拉住封扯著頭髮的手緩和一些疼痛。封快速的含住了衛遙的一個乳頭,並用手大力的擠捏乳房,讓那甜汁更快更多的湧到自己嘴裏,這兩天的焦躁似一下找到了良藥,封幾乎從未感到如此的滿足。
“啊!!”衛遙被迫仰著身子被人享用著乳頭和乳汁,又痛又羞的張著唇,卻已說不出話來。
好久,封覺得自己已沒有那麼焦躁,他手放開了擠捏的乳房,攀上了衛遙的另一個乳頭,輕輕的揉捏,方便自己一會的享用。
衛遙覺得封扯頭髮的手已不再那麼大力,他的雙手便脫力的放在兩邊,什麼掙扎,什麼羞恥,他現在腦裏一片空白,只想好好休息。
“恩........恩......”被揉捏吸允了良久的乳頭越來越敏感,衛遙已忍不住呻吟出聲,自己卻毫無察覺。
漸漸的,封覺得衛遙被吸的乳頭的乳汁已不充足,薦於上次的經驗,他放開了這個已不那麼充盈的乳房,張嘴含住了另外一個乳頭。手也不再扯衛遙的頭髮,而去按磨那被已被吸食過的乳房,希望那乳房不負他的希望,在蓄積一些乳汁。
“恩........恩......恩......。”禁不住這長久的酥麻,衛遙已完全放鬆下來,輕輕扭動著身體,他並不象別家18、9歲的青年,以前從未經歷過人事,幾乎聽也未聽說過,在書上看到稍微有涉及此事的,他便把這書扔掉。
他只道被人操弄乳房乳頭是讓人感到羞恥的事,這來自於他自潔自愛的本能,卻不隻身為男人卻被另外一個男人吸允乳汁,操弄乳房即使任何人看來也會羞死。
聽到沙啞的呻吟聲,本來只專心于衛遙的雙乳的封,發現自己的下體硬了起來。吸允擠弄雙乳的口和手他捨不得離開,而只是把扶在衛遙腰際的手向下移動,半退掉了衛遙的褲子,用手指擠壓衛遙的後穴。他本不願碰觸任何男人的下體,但為了自己盡興,他還是便吸允這乳汁,邊耐心的軟化衛遙的後面。
衛遙並不知道封要幹什麼,他只是在要命的酥麻中呻吟著,輕輕的扭動著。
“啊啊啊。啊......啊......” 封已在衛遙的後穴中伸進了三指,並找到了衛遙那敏感的突起,不停的擠按,衛遙被他操弄的全身抽搐。若在平時封決不會讓自己的手進這麼髒的地方,但,他似乎現在已經瘋狂的連自己是誰都忘了。
“恩......。恩......”有著帶著甜美乳汁的乳頭的滿足,封並不急於發洩,他的手還不停的開拓著,直到四指都伸了進去。
“啊....”慢慢的,另一個乳頭的乳汁也不再那麼充盈,封不舍的放開被吸允的異常腫大的乳頭,看看另一個乳房,好象並沒有完全恢復,他這時才發現自己的分身已漲的有點痛。他大大分開衛遙的雙腿,把自己的分身直接整根插進了衛遙的後穴。
“啊啊啊啊..............”封邊用兩手按摩著衛遙的雙乳,期待著他們的再次充盈,邊狠狠的頂著衛遙。衛遙也早已忘記了自己是誰,又身處何方,只被封操的大開著雙腿,嘴裏大聲的呻吟。
“啊啊啊啊..............。”因為充分的開拓,衛遙一點也未感到痛楚,只是被封碩大的分身不停的操著後穴,持續的頂著敏感的突起,他的四肢已完全失去了控制,混亂的扭曲抽搐著,嘴裏唾液順著合不上的嘴留了出來,在桌上積了一灘。
衛遙並不知道,如果已被放逐的娘親如果見到自己的小兒子被男人玩弄成這樣,會多麼的心痛。
衛遙的緊致讓封變的無法控制自己,他狂亂的頂著桌上修長扭曲的身體,雙手已經忘了控制力道,拼命的揉捏微鼓的雙乳,乳汁被擠壓的狂噴而出,又落回衛遙的胸上。
衛遙在封的大力揉捏和瘋狂的連續操弄下,已沒了聲音,只大張著嘴和眼睛。
衛遙乳房上的濕粘讓封徹底瘋狂,他的手好象要徹底把衛遙的乳房揉壞般揉捏乳房和乳頭,身下猛烈的衝擊著。
封感到自己快到達頂點了,他猛的把手狠狠的抓住衛遙的乳房,衛遙的乳頭被淒慘的擠在他指間的縫隙裏,封最後一下狠狠的頂入了被自己操弄良久的腸洞。
衛遙感到自己好象已經被頂穿了,雙乳也疼痛的似乎被封摘走。一鼓箭一般的熱流射進了腸子裏。
就著分身插在衛遙腸洞裏,雙手捏著衛遙雙乳的姿勢,封頹然倒在了衛遙的胸上。
衛遙身上一片粘漬,有被擠出的乳汁,有被操弄時射了不知幾次的自己的精液,有兩人的汗水、口水。他迷蒙的睜著眼,嘴唇張張合合,卻說不出什麼。
良久,封慢慢清醒了,看者幾乎被自己擠光了乳汁的乳房,他無奈又愛惜的把嘴湊了上去,含住了一個乳頭,開始享用剩的不多的香甜的汁液。
衛遙清醒後感到的便是這樣一個情形,他的腿大張著,因封擠在腿間的封,合上腿只是妄想,封用雙手拼命的捏著自己的左乳,嘴則在用勁的吸允著左乳頭。
衛遙已經不能動,就這麼大敞著身體,任封享用這乳房裏僅有的乳汁,乳房和乳頭的表皮已被封的粗魯破壞了,所以封的大力吸允和揉捏被放大了數倍傳到了衛遙的神經中樞,但他已沒有力氣作出任何動作。
封的性欲並不太強,他的心事都放在了國事上,這是他頭一次這麼瘋狂,但發洩過也就滿意了。但衛遙的乳汁的甜美卻已使他著了魔,以往乳母們的乳汁只是乘在碗內給他,現在他卻只想從這被揉虐的幾乎滲血的乳頭內親自把乳汁吸出,品嘗。
被吸的乾癟卻又腫脹的左乳終於被放開,封卻又開始了對衛遙右乳和乳頭進行了瘋狂的揉虐和吸允。
封終於心滿意足的離去。
衛遙的兩個乳房乾癟的比上次還烈害,上面密密麻麻的紅彤彤的指印和揉捏的痕跡,乳頭已腫的比喂乳的母親還要大兩倍,且滲著血絲。
後穴裏的精液留出,順著桌延滴到地上。封要的次數不多,但時間卻很持久,精量更是嚇人。衛遙平坦的小腹都已被他的精液注的有些鼓起。(會不會太誇張啦)
兩個小太監一進屋變看到這個情景,他們不禁抖了一下,互看了一眼。想不到男人可以被蹂躪成這樣。
他們不敢說什麼,只匆匆為衛遙沐浴更衣收拾殘局,當然,臨走不忘盡職盡責的給衛遙灌下兩碗藥。




章四 盡職

未經人事的衛遙經過這樣殘無人道的性愛,發燒了整整一個星期,他的神志一直混混沉沉,只知道自己喝了不少藥下去,其中有那熟悉的味道的藥,他不禁感到絕望。
封一直想再嘗那甜美汁液的味道,每天來“青閣”數次,可看著燒的混混的衛遙,都掃興而歸。其他人的乳水他已不願碰觸,這幾天對從小愛喝人乳的封來說不啻於一場身體與精神的折磨。到了第8天,衛遙稍稍好轉,他已被那激烈的愛事徹底打碎了心神。腦子裏總是空白,什麼也沒有。
他剛剛吃完稀飯,喝下了藥,便靠在榻上發呆。
“聖上到”,他一聽到幾乎驚彈而起,可是沒有一點力量的身體宣佈罷工。他無望的用手臂環住自己,驚恐的看著進來的封。
封先是欣喜的看著坐起的衛遙,轉眼又因為衛遙驚恐的眼神搞的懊惱不已。
不過不能怪衛遙,連封自己也有點受不了自己對衛遙的種種行為。不過,並不打算控制自己對衛遙的種種欲望,因為,沒那個必要。
封直接走過去,沒有說話——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他直接把衛遙攬到懷裏,扯開了他的衣裳,開心的看到了尖挺飽滿的乳房。二話不說,含住一個乳頭吸了起來。
衛遙完全沒料到封竟然這樣直接,呆楞之後,便用無力的手去推他。封對這無力的掙扎感到不耐,一反剛才對衛遙乳頭輕柔的吸允和揉捏,開始大力的揉搓、允吸,乳汁立刻洶湧而出,封來不及吞咽乳汁從的嘴邊漏出。
“啊....”這樣揉虐加上隨著體內的乳汁一起湧上到乳頭,被封吸允的強烈的酥麻,讓衛遙迅速失去了掙扎的力氣和勇氣。
衛遙害怕的發抖,他怕再遭到上一次的對待。可他擔心的有些多餘了,封剛從妃子那回來,性欲已得到了滿足。但這幾天沒有這甜美的乳汁卻使他飯也沒吃好,現在他只想吃個夠本。
看衛遙停止了掙扎,封換揉虐為漫漫的吸允,他不想浪費這美味的乳汁。
忽然衛遙覺得天地旋了一下,原來是封彎腰彎的累了坐在了床上,並把衛遙抱到了腿上,把他的胸台起,就又開始含住一個乳頭漫漫的吸允。
這換姿勢的階段,封只讓衛遙的乳頭離開了自己數秒就又迫不及待的含住了,衛遙絕望的感到了這皇帝對自己的乳汁的癡迷,他清晰的感到自己乳房中令人羞恥的液體正一汩汩的透過乳頭被吸允到這荒唐皇帝的嘴裏,而皇帝的頭正在他胸上有規律的聳動,喉也在有規律的吞咽。
衛遙無力掙扎的手垂到了兩邊,頭側了過去,眼淚流出了他的眼角。牙齒拼命的搖住唇,想抑制住要衝口而出的呻吟。他的身體已變的異常敏感。
封不停的換著吸允衛遙的兩個乳頭,手也在輕輕的揉捏便於乳汁的續接,這一次他一定不浪費一點,要把這甜美的汁液都用自己的嘴嘗遍。
“啊......恩..” 衛遙終於忍不住要人命的酥麻,隨著封允吸、吞咽,呻吟出聲。
不知過了多久,封的動作慢了,他在著安詳的氣氛和乳液的甜美中,昏昏欲睡。而衛遙也被弄的昏昏沉沉。
封把衛遙抱上床,自己也躺了上去,把衛遙的胸靠近自己,含住了一個乳頭,邊吸邊睡,因為他今天的對待得法,衛遙的兩個乳房仍很飽滿,封睜開眼縫看了看,滿意的想應該夠自己喝一夜了。
“恩..........”衛遙剛被他抱自己上床的動作弄的有點清醒,可因為疲憊,只無奈的看著皇帝如孩兒一樣睡覺都吸著自己的乳,便半昏半睡過去。只是間或被封忽然而來對自己的乳頭的大力允吸弄而呻吟、扭動一下,便又睡去。
早上,封醒來,有些迷惑睜開眼,看著眼前衛遙被吸允了一夜仍飽滿的雙乳及嫣紅的乳頭——上面仍有欲滴的乳汁和自己晶亮的口水。他猛的醒悟過來,看了一下周邊,再看看天色,收回了摟在衛遙腰間的手,伸了個懶腰,感覺好久沒有睡的這樣舒服了,腦子意外的清醒。天色還很早。
他回身看了看衛遙誘人的胸膛,暗想:我似乎該用早善了。
便伏到衛遙身上,用手揉捏著不大卻飽滿的乳房,用嘴吸住乳頭,開始享用乳汁。這回,他急著要早朝,沒有時間慢享,再加上早上的饑渴,動作粗魯而急噪。
可憐的衛遙被胸前的打擾驚醒,剛伸手要阻攔就被封扣住的雙手,壓在頭頂,胸前的乳頭被吸的更大力。汁液源源不斷的從乳頭裏湧出,要命的酥麻又來了。被驚醒的衛遙沒有任何防備,只覺得自己的魂魄幾乎也由封從自己的乳頭吸到了他的口中。
“啊........別......好..麻......” 衛遙開始呻吟和扭動身體。
“啊啊啊啊..............”不管衛遙的反應,封只是拼命的掠奪著衛遙乳房和乳頭裏的乳汁。不停的大力揉捏,毫不保留的吸允,這無禮的操弄,使得衛遙不得不咬唇忍耐。頭仰著努力的呼吸。
終於,封放開了雙乳被操弄的紅腫不堪的淚水迷夢的衛遙。喝飽了乳汁的他,打了個咯,看了眼被折磨的神志不清的衛遙,起身回寢宮換朝服去了。
衛遙的雙乳似乎已習慣了粗魯的操弄和大量的乳汁的需求,不到晚上,已又尖挺飽滿,白皙誘人。
不幾日,封命人把衛遙帶到自己的寢宮,夜夜抱住衛遙吸食乳汁。
被連續這樣對待的衛遙似乎羞恥心已些許麻木,只是那酥麻讓他難以忍受。
每每白日衛遙靜靜的在封的寢宮看書,羞恥心不再時時折磨自己,衛遙反而可以靜心的看書,仿如又回到了當日在家無憂無慮的日子。
可到了晚上,封回到寢宮,頭一件事就是把衛遙抱在懷裏,打開他的衣裳,吸咬住他的乳頭。開始衛遙還想躲避,但發現這除了自取其辱外毫無用處。以後只要封一進屋,他便放下手中的書,轉過頭閉上眼,由著封把自己抱在懷裏,恣意的吸咬他的乳頭,揉捏他的乳房,吞咽著他的芬芳。只是在封揉虐的狠了的時候,破唇嗚咽幾聲。
漸漸的,封不再喜歡去禦書房想事,而是在寢宮裏坐在靠椅裏攬著衛遙看書,想事情,累了便扯開衛遙的衣袍,揉捏乳房,吸允乳汁,休息片刻。有時玩的興起,甚至故意把嘴離衛遙的乳頭遠點,再用手用力擠按衛遙的乳房,再衛遙的驚呼中將沖出乳頭的乳汁張嘴接住,衛遙剛被他羞得不知如何是好,想起身逃開,便被壓住,變本加厲的操弄他的雙乳。
皇帝寢宮長上演的一幕便是,衛遙被壓在皇帝的腿上,胸被皇帝的腿頂住上翹,雙手被扣止背後,讓他的胸翹的更高,頭和腹部因沒有東西支撐而低於胸,兩個乳頭上儘是晶亮的口水和被吸出的殘留的乳汁。他無力的仰著頭,半張的眼裏滿是淚水,嘴唇顫抖著張合,被皇帝大力的揉捏、擠按乳房,乳頭被貪婪的嘴狠狠的吸住,“啊........啊........要......裂......了,好..........。痛....放......過..........放........過....”那個“我”字還未出口,便已被惱怒的人的手的拼命的擠、捏、揉、抓、按著奶子,口的大力吸允乳頭的強烈感覺,拉去了聲音。只是搖著頭,身體隨著奶子被粗暴的擠捏而波動著、顫抖著。
數月下去,衛遙的雙乳豔麗的連自己都不敢看。
皇帝似乎飯量減小了,可身體卻越來越精神,這些都是衛遙的甜汁帶來的效果。



因為我怕字太多被切掉,所以就分半PO囉XD
還看得下去的(?)請繼續看章五~章八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曉星 的頭像
曉星

星腐幫

曉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禁止留言
  • wjes3000123
  • 看了好害羞-////-

    總覺得我好像是色胚= 口 =

    亞夢超可愛的:D

    ( 怎突然扯到亞夢 ? )
  • 哈哈哈哈!!!沒辦法因為這個是....21禁阿((囧囧囧

    對吼!!亞夢很可愛˙\\\ˇ\\\˙((啥

    曉星 於 2009/12/17 17:35 回覆

  • wlove6309
  • 好讚啊~
    其實你也是腐女吧......
  • (燦)→啥啦

    嗯~~算半腐不腐的狀態吧!!>//////<((羞奔→喂
    因為和其他幾個比起來都弱掉了:))

    曉星 於 2010/07/06 14:48 回覆

  • wlove6309
  • 好讚啊~
    其實你也是腐女吧......
  • 哈:))
    幹麻留兩個XD

    曉星 於 2010/07/06 14:48 回覆

  • 悄悄話
  • Lenny
  • 似乎是位叫作 閒不過 的大大所寫的...
  • 嗯....,我不知道耶XD
    因為轉載這篇的人好像也不知道XD

    曉星 於 2010/09/09 03:32 回覆

  • sasa19980929
  • 有點兒傻掉==~
    無法說出感想(踹飛

    推推︿︿
    好好看喔~
  • 畢竟是21禁(?)XDDD

    曉星 於 2012/02/13 21:56 回覆

  • xxx1314520to
  • 喔喔~~
    H耶=///=
  • 匉乥俱

    這裏真不錯!!好文章!
    全新體驗*台北專業優質美容指油壓按摩電話O973-616674即時ytw6969yahoo .com.tw等你來喔!

    兼厦
  • 価呡兣

    還行!加油!
    網址:http://741ga.com/這遊戲太好玩了!!
    儬吩
  • d405
  • 很高興參觀你的部落格
  • 遙 憐 小 兒 女 ,  未 解 憶 長 安 。
    -----------------------------------------------------------------------------------------------------

    只要是人,都會需要

    正常人請勿進入

    歡迎免費報名索取資訊>>>http://511228.weebly.com/

    請點小房子↓

    -----------------------------------------------------------------------------------------------------
    自 謂 經 過 舊 不 迷 ,  安 知 峰 壑 今 來 變 。
  • 倕傑亄凛剗
    這裏真不錯!!好文章!
    精美禮品送完即止
    訂購網址 aaashops.com
    Line帳戶 aaashops.com
    請點小房子或是網址進入
    叛厡吝刕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