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該沉淪,尤其在多次的重蹈覆轍,

她更不該沉溺於此刻的安定。


她是知道的、清楚的,也該衷於自己的決定。


但她太寂寞了,

心長期的被寂寞盤踞,

揪得她的心凍了、痛了、麻痺了。


所以她想逃,逃到最隱密、最安全的巢穴之中,

永遠的躲著。


但這塵世中哪有安於立身之處?


於是她不斷的被迫面視傷痛、不斷的被揭開瘡疤、不斷的被人刻上難以忘懷的痕跡,

她只能逃,只能掩閉自己的內心,

才能好好的保護那脆落受損的真心。


她能原諒、能體會,卻始終無法釋懷,

因為只要去正視,

她內心的傷痕又像被再次加深般的淌著血。


她越是正視,越是會引起內心深處的痛楚,

共鳴著,

她卻掩住耳朵,不敢去聆聽那悲働的哀嚎,

她害怕,她想逃。


她能逃去哪裡?


縱使她以漠然的眼神傲視著,

孤獨的沉靜著,

她仍只不過是在逃,

逃離那些令她痛徹心扉的一切,

遠離傷痛。


但她一個人逃得天昏地暗、孤立無援,

好累....

好累。


現在的她只想沉淪在這漂浮不定的安定中,

縱然她明白不可以。


現在的她想稍作歇息,

縱然她可能早以成為崖上的沙石,隨時都可能因風吹拂,

而跌入深深的崖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曉星 的頭像
曉星

星腐幫

曉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