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一樣~不喜者請勿入~乖~!XDD,勿入的不要怪我沒有警告喔喔喔~~XD

請接著章四看下去囉~~!!


章五 突變

衛遙的心裏越來越安定,他越來越清楚的看到封對自己的珍惜、不舍,甚至可以說迷戀。他們兩的話都不多,互相心理所想並不明朗。但衛遙從封批示的奏摺中看出封深明治國之道,思維清楚而公正,知識更是豐富全面。他原來以為自己的閱讀面已夠廣,現在卻發現自己和封的見識真的差了不少。他自己並未發現他視線追尋封的時間越來越長,有時被他安靜的抱在懷裏時甚至會定定的看著他的英氣側面發呆。
封越來越發現自己對衛遙的迷戀越來越深,這讓他自己感到憂心。作為皇帝,他覺得自己不應該有過深的牽掛。但,他控制不了自己,這依戀愈演愈烈。
封不滿足於僅僅在寢宮的享用,而把衛遙封為貼身侍衛,隨時帶在身邊,而把別的侍衛都支開。天知道這是多大的笑話,衛遙根本不會一點武功,這連瞎子都看的出。
封開始喜歡在宮內步行,而不用轎子,當然前提是衛遙陪在身邊。對於這樣的散步,衛遙叫苦不達。因為經常是走著走著,在一個隱蔽點的地方——比如假山洞,樹叢裏,宮牆的角落裏,封會抱著他躲進陰影中,讓他被對著自己坐在腿上。兩手大大方方的鑽到衛遙的前襟內,捏、刮他日益敏感的兩個乳頭。衛遙在封長久的玩弄下,已敏感到單是被玩弄雙乳,他就可以高潮數次。衛遙在這些地方會異常緊張,雙乳也會因緊張而極有彈性而敏感,這也是封喜歡在這些地方逗他的原因。
就象今天剛晚上在禦書房見過幾個大臣後,封獨自帶著衛遙到御花園逛。
浩月當空,空氣清新,可衛遙知道封不是為了這些才帶他來的。果然,在他們走過一個大灌木的時候,封一把摟住衛遙,彎身躲進了灌木裏。
他把衛遙固定在腿上,左胳膊繞過衛遙的左腋下,隔衣玩弄他的右乳,右手則交叉過去隔衣捏他的左乳,這樣使兩人貼的很緊,使衛遙的整個身體都罩在他的臂彎裏,根本無法逃脫,這是封由經驗得來的教訓。
衛遙緊咬著唇,不敢發出一聲聲響,怕驚動了巡邏的錦衣衛,雙手攀著封放肆的雙手,想把他們拉開。他知道這是無用的掙扎,可是深切的羞恥讓他不得不如此,在寢宮是一回事,在這如被發現,他真不知自己以後以何面目見人。
封呵呵的笑了一下,一挺胸,把衛遙的胸也推向前。手裏對衛遙雙乳的揉捏更加放肆,衛遙乳汁被他揉搓著擠了出來,已把胸前的衣服弄濕了兩塊,在他已被乳汁粘濕的手指的捏弄下發出嘖嘖的水聲,他的手越來越用力,衛遙被他捏的生痛,不禁開始用力的掙扎。
封看到他如此不合作,不禁微慍。猛的雙手穿進衛遙的衣裳內,保持原來的姿勢,兩雙大手開始有規律的捏、松衛遙的雙乳,就象給母羊擠奶一樣擠著衛遙的奶汁,噴出的奶水把衣襟打的精濕,看平常極愛惜自己奶水的封作出這種舉動,呆了一下,便又開始掙扎。
封猛的把頭低下,右手快速放開了衛遙濕轆轆的左乳,而用嘴隔衣撕咬住了衛遙的左乳頭,猛力的吸了起來。因隔著衣服,封使了很大的力氣來吸衛遙的奶水,衛遙的奶子被他大力的吸裹在嘴裏,被粗糙的衣物猛烈的摩擦。這沒嘗過的異常酥麻痛楚的感覺,刺激的衛遙被意志渙散,妄想拉開封雙臂的兩隻手這時只能軟弱的攀著有力的臂膀。
封沒有再等,直接把手伸進衛遙的底褲裏,把手指一點點插入了衛遙的體內,找到了突起,便直接伸進了三根手指不停的大力捏弄那裏。衛遙這會再也不用咬住唇,他根本已被操弄的發不出聲音,而只能痙攣。
封自己也忍不住了,讓衛遙後背靠住灌木幹,分開他的腿,把分身擠了進去。
看著衛遙顫抖的唇,因沒有著力點而抱住身後樹幹的雙手,大敞的雙腿,被自己操入的下體,再加上半掛在身上的衣服已遮不住的尖挺的滴著奶水的雙乳,他猛烈的衝撞起來,雙手在衛遙的身上揉搓了一便後,便徑直停在他最喜愛的雙乳上,開始失去理智的抓擠,弄的衛遙奶子裏的奶水狂噴,弄了封自己滿身也不知道。
多虧錦衣衛已偷懶去打牌,要不這麼大的聲響怎會不知。
封今天已經有點瘋狂,他把衛遙頂在灌木上操弄了良久後,把衛遙放在地上,欣喜的發現經過長久的鍛煉後,衛遙的奶子已不再象以前那樣動不動就被他吸幹,而是仍飽滿妖豔的挺立著。
他從衛遙的體內退出,直接跨到衛遙身上用兩手抓著衛遙的雙乳努力靠在一起,而把自己的分身插進兩乳之間飛速的摩擦。
衛遙已被他淫亂猛烈的攻擊弄的半死不活。本來不大的兩個奶子被硬擠到中間承受他碩大粗糙的分身的抽插,被操弄的奶水橫流。
封的分身尖端流出的液體混合著大量的奶水發出不輸與穿插衛遙後穴時的“噗嗤”聲。衛遙避無可避被封的分身頂著下巴,每一次抽插,衛遙的下巴被頂的仰起,胸脯更加突出,奶子就被操的噴出更多的奶水。
當封終於噴出精液時,白色的乳汁和精液混在一起已分不出哪個是哪個。封終於鬆開了折磨衛遙奶子的手,而原來挺立的小丘終於也給折磨的癟了下去。
恢復清醒的封看著幾乎被操到窒息的衛遙,緩慢的低頭抓住了自己的頭髮。
看著皇帝匆匆把衛遙抱進寢宮,太監們隨覺奇怪卻不敢說什麼。只按命令打來熱水,取來衣物。
封把昏迷的衛遙抱進木桶,讓他的後背貼著自己的胸前,坐了進去。讓衛遙的頭靠著自己,而自己的頭靠在了木桶邊緣。太后午後的話響了起來“皇兒,養男寵並沒什麼大不了,但要切記,莫要玩物喪智,忘了自己的重任”
太后是從不輕易說重話的,封知道必是自己過分了,她才出面指責。其實,他何嘗不想讓自己的心志從衛遙身上收回一些,他早也做了很多努力,他讓秦御醫又制了很多藥給別的青年男女或少年男女喝,並嘗試和他們的乳汁,卻一入口便覺腥味刺鼻吐了出來,其他乳母的乳汁也都一一嘗過,卻發現他已除了衛遙的,他已不能再接受任何人的乳汁了,而對衛遙的人,他越想離開遠點,就越覺得自己象怕失去他一樣總是緊緊的抱住他。
他因為這個令他煩悶的心事已不開心了好些日子,這也是他最近暴躁的原因,但今天是最烈害的,他知道那是因為母后中午的話。
他心痛的輕柔的清洗衛遙的身體和頭髮,手輕輕按著衛遙的雙乳,幫他恢復,他知道這次他手太重了,可能要衛遙恢復個兩天。
“恩........”懷裏的人醒了迷茫了一陣清醒了過來。他掙扎著想站起來,離開這個讓他傷心的人,卻被封摟的更緊了。
“對不起”封低聲喃道。
“哼哼,打人一巴掌,再給塊糖......” 衛遙歇了歇道“難道是你母親教你的?”
封的手臂忽的變硬了。“不要惹朕生氣,衛遙”
衛遙橫聲道“我說錯了嗎?”
下一刻,衛遙發現自己已被封轉了過來,雙腿被封的腿撐開,後穴已被插入,而自己的上身被壓向封的頭,緊接著左乳頭便被封吸到了嘴裏。衛遙剛想說的話被卡在喉中,手用僅有的力量推拒著封,封把他的雙手扭到他的背後,嘴更大力的吸果著被迫湊到口的乳頭,下面更是用力的頂弄,還沒有從上一場蹂躪中恢復的衛遙,轉眼已沒了力氣。封鬆開擰著他的手,改扶著他的腰操縱他的起伏來配合下體的抽插,另一隻手擠按著衛遙的奶子,幫助自己吸允衛遙的奶汁,衛遙垂著手,頭無力的歪著,長髮在水裏飄蕩。心碎的承受著碩大在體內猛烈的抽插,及已被操弄的失去彈性的雙乳被惡意的手擠弄出奶水的痛楚。
看著衛遙如破敗的木偶一般的身體,封的陽物又漲大了幾分,頂弄更加激烈,而衛遙的兩個奶子尖端的乳頭也被吸允的比兩個拇指還大。乳頭流出的不再是純白的奶水,而是奶水微混著些許的血水。
當封再次發洩完,把嘴離開流出依舊甜美的汁液只是味道跟平常不同的乳頭時,衛遙已被操的沒有任何神志,可眼睛還是微張著,兩個乳頭即使沒人允吸也不停的流出乳汁和血絲,要不是封一手還撐著他的腰,他早已倒下了。
封突然想到,就這樣任他死去,自己就會恢復常態了吧。他把衛遙抱上床,摟著他躺下,撐著頭舔食衛遙乳頭上流出的甜美汁液。
甜汁不挺的流,封不停的甜,等覺得奶血混合物流的緩了,便用嘴允吸。良久,衛遙的身體漸漸的變冷,即使封再努力的吸果,乳頭流出的汁液卻越來越少。猛的,一滴透明的水掉在衛遙松垮的乳上,緊接著,這水滴越來越多。封並未發覺這是自己控制不住的淚水。
“宣秦御醫!!!!!!!!!!!”在封的頭腦做出反應前,他的嘴已喊了出來。




章六 牽掛

衛遙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封那疲憊的睡臉, 緊鎖的眉毛述說了他的重重擔憂。衛遙不禁伸出微顫的手去撫弄封的眉毛,想讓他深鎖的眉頭展開。手在未到達目標的途中就因為無力而掉到榻上,這提醒了他發生過的事,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眼淚緩緩的流出。
在接下來的幾天裏,衛遙的吃喝都是封親自喂的,每當衛遙轉過頭想不吃的時候,封就含住食物用手輕輕轉過衛遙的頭用嘴直接喂他,衛遙想吐出,封的嘴卻不放開,待到衛遙氣惱的掙扎的時候,一道道微鹹的液體便順著兩人的口的結合處流進衛遙的嘴裏——那是封的淚痕,每當這時衛遙便無奈的放棄了掙扎。
就這樣,衛遙這兩天吃了不少補品和藥物,而封卻極少進食,這一半是因為擔憂,另一半則是因為——從小好乳的他缺少了那甜美的乳汁,無論是吃飯還是做事都提不起精神。
小太監們只是奇怪,這衛遙都沒事了,怎麼聖上還是愁眉不展,茶飯不思。
只有衛遙明白這其中的緣由,不禁心裏暗罵“真是怪人”。氣雖氣,但看到封的憔悴,卻還是不忍。
這天,封喂衛遙吃過補品後,幫他擦了擦嘴,便要起身要去上書房看奏摺。
封突然覺得衛遙拉了一下自己的袖子,便轉頭望著他,衛遙臉一紅,別過頭去,手卻輕輕拉開了自己的前衣。封吃驚的看著他的舉動,轉眼視線已被衛遙恢復的尖俏可人的雙乳奪走,呼吸一滯。其實這兩天,衛遙並未服食讓他產乳的藥,但長達將近一年的服藥和封每天的吸允似乎已徹底改變的他的體質。
封這時只覺得自己象個登徒子,又象一個饑餓了良久的嬰兒。
封急促的呼吸著,眼睛死死的盯著衛遙的雙乳。別過頭的衛遙感覺到他的視線,羞得滿臉通紅,胸脯快速的起伏著。
封低吼一聲,猛的躍身跳上床,坐到衛遙對面,用左手摟著衛遙的腰把他勒向自己,頭一低咬住了衛遙的左乳頭大口的吸著甜美的汁液,右手食指按住衛遙右乳頭乳汁的出口而手掌和其他的手指用力的揉捏他的右乳。“恩......”衛遙的頭頸被封的頭頂的不得不向後仰起,這使得他的胸脯更突出,雙乳無力的承受封的大力揉捏和吸允。“啊......”衛遙的奶子和乳頭被封不知節制的口和手操弄的異常疼痛和酥麻,再加上乳內帶著電般的液體透過乳頭被封大力允出的感覺,直弄衛遙身體顫抖,微張的口流出無力吞咽的液體,微張的眼水霧迷蒙。“放....過......我....” 衛遙怎麼也沒想到封竟然饑渴的瘋狂如斯,他忍不住開始討饒。
久旱逢甘雨的封已聽不盡任何言語,他只是野獸般的用手擠捏,用口啃吸衛遙的雙乳。
“啊......啊....不....啊............” 衛遙因長期被吸允的而比一般男子飽滿的多的乳頭因為粗魯的揉捏啃吸漲得奇大,被揉捏和吸允而出的奶水被封到處亂啃的嘴弄的到處都是。
“放......過......我......”
“啊........啊..........”
“恩........放........啊..........”
掠奪持續了將近一個半時辰,一個時辰前還俏麗白皙的雙乳淒慘的紅腫著,上面遍佈吻痕、指痕、口水、奶水。乳頭已腫的比草莓還大。
雙乳異常敏感的衛遙在雙乳長時間遭受這樣揉虐中,高潮了數次。
感覺封終於停止了動作,衛遙的雙手鬆開了緊抓的封的雙袖,無力的垂在了床上。互相緊絞摩擦的雙腿放鬆了。仰起的頭氣息奄奄的努力呼吸著
恢復了神志的封,看著被自己蹂躪的更加虛弱的衛遙,心痛不已,怎麼自己總是在衛遙面前失去理智而傷害他。
他命人打了桶熱水,輕柔的把衛遙抱了進去幫他清洗身上的粘漬。
他儘量忽視這修長的身軀在自己雙手引起的充滿彈性的觸感,忽視輕輕搓洗那雙乳時乳頭滲出的乳汁,艱辛的忍著自己的欲望,他不能再傷害衛遙了。
衛遙雖氣封的粗暴,可感受到的溫柔和悔恨卻使這氣惱轉眼散去了。
衛遙已習慣了每次被猛烈的對待後,封親自為自己清洗身體,他不知道為何九五之尊要屈身做這事,可卻能感受到他對自己的愛惜。這也是衛遙向封敞開自己的心靈和身體的一部分原因。
他柔順的靠在封懷裏,配合的讓他為自己洗好,換好衣物。
封輕輕的把衛遙放到床上,溫柔的吻了下他的臉,眼睛不小心看到衛遙尖挺的雙乳和乳頭透過褻衣展示出的美妙形狀。立刻起身,逃似的跑了出去。
門口的小太監(自從衛遙住進寢宮,封就把屋內服侍的太監們趕到了門外)目瞪口呆的看著失措跑出的聖上,而屋內閉目躺在床上的衛遙嘴角卻翹了起來。
封故意在外面消磨到天黑,回到寢宮後,只是坐在靠椅上看書、品茶,眼神一直躲閃著不敢看衛遙。身體好了大半的衛遙卻故意在他身邊轉來轉去,最後甚至坐在他身邊靠在他身上。
“你這可是自找的!”
封丟了書,狠狠把衛遙往懷裏抱。衛遙只是看封這麼怕自己而好玩逗弄他而已,一看封似乎又要失控,便倉皇的想逃走。
忍了一天的封哪能容他逃走,從背後狠狠的勒住他的腰,連衛遙的薄薄的衣裳都懶的拉開,就雙手在衛遙身前交叉著雙手,狠命的揉搓衛遙的兩乳。
衛遙本來一手撐著扶手,一手撐著椅面想撐起自己逃走的,現在卻只能被揉搓的用手指用力刮著靠椅的木面來舒緩這種被強烈索取引起的酥麻和顫抖。
“恩........啊............”
“別........不............啊......”
“別............太......大........力......啊......啊............”
“要....揉........爛......了......啊..........”
“啊......啊............” 衛遙的奶水被揉捏的大量的湧出,薄衣早已被浸濕,衣上沾附的奶水和衛遙乳頭被擠出的奶水再也無處依附,順著封大力揉捏的指縫流了出去。
封把被弄的渾身酸軟的衛遙放到腿上,讓他後背靠住自己,用自己的雙腿撐開衛遙的雙腿。接著一手扯開衛遙的衣裳,露出流著乳汁的奶子,另一手退掉衛遙的低褲,露出衛遙渾圓的雙臀。
封一手同時覆著衛遙的兩個乳頭,狠命的揉搓,另一手把食指和中指插進了衛遙的後穴,狠命的操弄。
“啊啊啊啊............” 衛遙被操的再也管不住聲音,高聲叫的起來。配著流奶的乳頭被搓弄的“噠噠”聲,和後穴被不停插弄的“噗嗤”聲,這些淫穢的聲音弄的屋外小太監臉紅心跳不已。
看衛遙的後穴準備的差不多了,封退掉自己的褲子,露出巨大的陽物,一把拎起被操的上下汁液橫流的衛遙,插在了自己的陽物上。
“啊!!!!!!!!!” 衛遙被插的一聲大叫,身體痙攣。
封用兩個胳膊各自穿過衛遙被大開高抬的兩條長腿,在衛遙胸前交叉握住兩個小巧的乳房,任衛遙的奶水被擠的不停的從乳頭射出,只是越來越用力的蹂躪,甚至試圖用指甲扣進乳頭尖上的小洞,想找到這香甜奶水的源頭。而他身下的抽插亦猛烈起來。
“啊啊啊..............” 衛遙被奸的四肢大開,頭頸猛仰,前面的分身不知射了幾次。
“噠噠噠”,“噗嗤噗嗤”
“恩..........恩........啊........”封的耐力異常持久,衛遙被奸的已沒有力氣大叫,只沙啞的低吟,不停的痙攣。
待封到最後衝刺的一下的時候,他全身猛一用勁,衛遙的奶水被抓的噴出有將近一丈遠,封的下體全部沖進衛遙體內,連兩個小球都頂進了一半。
衛遙感到全身似乎被他最後一奸給擠碎了,“啊!!!!!!!!!”長叫了一聲,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衛遙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已被清洗好,換好了衣裳。但讓他無奈的是封又恢復了以前的睡姿,把他緊緊抱的懷裏,頭拱在他懷裏,嘴吸著他的乳頭,一隻手霸道的揉捏另一個乳頭,兩邊都很用力,活怕被人搶去似的。即使深睡也是如此。
“啊......”醒來的衛遙不一會就被因封不停操弄而要命的敏感的雙乳傳來的陣陣酥麻弄的氣喘吁吁,他不懂男人可以自慰,只是用手絞著兩邊的被子,兩腿互相用力的摩擦。
睡夢中的封不知夢到了什麼,抱著衛遙的手猛的收緊,象要把他嵌入身體一樣,並把兩人的身體互相摩擦,而嘴和手對衛遙雙乳的操弄也猛的加強。沾著水的揉捏的“吧唧吧唧”聲及吞咽的“咕嚕”聲不絕於耳。
衛遙被他弄的不停的射精,直到最後筋疲力盡的睡去。




章七 絕望

前幾天,當衛遙因病昏迷的時候,封除了每天處理比較重要的國事,其他時間幾乎是不眠不休的照顧衛遙。這使的朝中的文武百官及後宮的嬪妃都知道了衛遙對皇帝的重要性,他們中有想巴結衛遙的,也有嫉妒衛遙的,也有不齒的。但這些都波及不到衛遙,因為封要麼跟他幾乎形影不離,要麼把他留在寢宮,別人連跟他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封已想開了,有牽掛就有牽掛,自己是皇上,只要把衛遙保護好了,別讓受傷,別讓自己的弱點落到別人手裏,只要分的清國事私事,不誤國,別的都沒什麼。
雖然衛遙每每被封的強烈索求弄的幾乎承受不住,可有著封有增無減的愛意相伴,他仍覺得自己似乎得到了從未有過的幸福。
封從不放過任何能享用衛遙的身體和乳汁的機會。衛遙雖然有時羞憤惱怒,卻總是被封事後的悔意和愛惜弄軟了心腸。
有了衛遙的心軟,封也變的越來越肆無忌憚。
這日,下朝回寢宮休息的封把衛遙拉到的寢宮的花園裏,衛遙本來不想出來的,因為天看似要下雨了,而且封幾乎每次把他拉來都會遣開侍衛太監們,或在光天化日下、或在朗朗星空中,緊緊的抱著他揉搓著他的雙乳,享用他甜美的乳汁。衛遙真不知道他是什麼心理,在屋裏也就罷了,還偏偏跑到這來讓自己受這羞死人的揉弄。
剛到花園,雨滴果然大粒的掉下,打濕了兩人的衣裳,封拉著衛遙跑進了小亭內。
“告訴你要下雨了,你偏要出來”,衛遙被轉過身的封朝他露出的淘氣笑容堵住了下麵要說的埋怨。他看看封笑的晶亮的眼睛,看看封被打濕的頭髮、衣服,不禁被他的狼狽和淘氣弄的“撲”的笑了出來。
封在與衛遙相遇了將近兩年後,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笑容,他萬萬沒想到這清俊的人笑起來會清麗耀眼到讓看到的人呆滯的程度。所以,毫無防備的他就這樣被衛遙的笑攝住了心魂,呆在了當場。
衛遙看著封莫名其妙就這麼呆住了,不禁奇怪。
“你怎麼了?” 衛遙問到,封卻沒有反應。
衛遙有點擔心,他把自己的手從封的手裏抽出,輕輕推封,讓封坐在了亭內四人石桌邊的椅子上。抬起袖子給封擦臉上的雨水。
封還未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只是發現面前人兒的臉孔已經看不到,出現在視線內的是那人胸前被雨水打濕而透明的薄衣,及透明衣服內清晰的印出的一對小巧而飽滿的尖尖的雙乳,他受到什麼招引一樣把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正在給封擦雨水的衛遙被他的動作弄的一驚,隨後感覺到自己的左乳上印上了一個柔軟溫潤的物體,並有一個濕熱的物體不停的隔衣舔著乳尖。
他知道這個色鬼和餓鬼又要發作,慌忙推開他,轉身欲逃,卻被迷醉的封一把裹住腰拉坐在他的懷裏。
“唔........”封用一個大手用力搓著衛遙薄衣下的一對尖乳,另一個大手環勒著衛遙的細腰並在其平腹上用勁的摩挲,他的嘴則狠狠的吻住了衛遙來不及驚呼的口。
封的雙手貪婪的揉搓著,直弄的衛遙感覺自己的胸腹似乎已經燒起來了。
衛遙的一對尖乳被揉搓擠按的不停的湧出乳汁,大量的乳汁已把他前面的衣襟徹底浸濕,隨著封大力的揉搓發出“嘰嘰”聲,衛遙的雙乳被他自己紊亂的喘動和封掠奪的大手擠弄的一會上一會下,連顫動的機會都沒有。
封的舌頭在衛遙的口裏不挺的深入、掃蕩,嘴拼命的吸允著,狠不得把衛遙口的甜美和空氣都吸到自己口中,這是他第一次親吻別人,衛遙那甜美的氣息讓他幾欲瘋狂。
“唔..........”衛遙平生第一次與別人相吻,他連慌張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封手上的揉虐和口中的搶奪弄的眼前發黑,幾欲昏眩。
衛遙被夾在封兩腿間的修長身軀,被封的大力揉虐和索取迫的來回移動,把封的分身摩挲的硬了起來。
衛遙甜美的身體,和腿間的刺激讓封徹底變成了野獸。
他放開了衛遙的口,雙手猛的握住衛遙的細腰把人拎起,把他上身放爬在石桌上。
“啊!!!!”可憐衛遙剛好不容易得到了呼吸的自由,還來不及喘口氣,就被堅硬的石桌撞出了胸腔內所有的空氣。
封粗魯的扯開了了衛遙身上的薄袍,扯掉了衛遙身下的長褲。掰開衛遙的臀瓣沖進了他的陽穴。
“啊啊啊啊啊!!!!!!” 衛遙被封抬起腰猛烈的衝撞,仰頭慘叫。
“啊啊啊..............” 衛遙的雙乳被迫在石桌上來回搓動,奶水被擠出,塗了滿桌。
“不......啊..........” 衛遙的手倉皇的抓著桌邊,想用自己的力量緩解身上被瘋狂掠奪時引起的劇痛,可封的力量太大,他這樣做只是徒勞的。
“啊啊啊........”到後來衛遙連桌沿也抓不住,痙攣的身軀只被猛烈的衝擊弄的來回竄動。
“啊啊........啊..........” 衛遙雙乳被擠出的奶水已多的沿桌淌到了地上,大量的腸液也被搗弄的陽物濺沿著修長的雙腿流下,封仍在衛遙體內不斷的衝刺。衛遙痛苦的呻吟著,直到最後昏了過去。
激情消退後,封看著自己比往日更瘋狂的舉動給衛遙帶來的傷害,心痛不已。
他用已濕透的衣服將衛遙包好、抱起,快速的回了寢宮,親自為衛遙清洗、上藥。
上藥時,衛遙即使在昏迷中仍是痛的輕聲呻吟,封見了,悔恨的只想撞牆。
這次的粗暴,真的傷了衛遙的心,他沒想到封會在光天化日下那樣對待自己。加上以前封對他各種淫亂舉動,他開始懷疑封並不是真心對他,而只是貪戀他的身體而已。
已經半個月過去了,可衛遙還是不理封,也不讓他碰觸自己。
封知道自己這次太過分了,衛遙生氣是難免的,便小心翼翼的,溫柔的愛惜著衛遙,只希望他能快快消氣,兩人恢復以前的甜蜜。
可是,封漸漸覺得越來越忍耐不住衛遙對他的疏離,這一方面是因為良久不能喝到甜美的乳汁;另一方面封畢竟是個壯年的男人,欲望還是比較強的,而現在除了衛遙他對別人已經沒有興趣。
這一天,兩人在寢宮悶悶的用過餐,封吃了沒幾口,他只想喝那甜甜的乳汁,他看衛遙起身要走,便拉住他的胳膊,用微帶懇求的眼神看著衛遙。可衛遙卻頭也沒回,甩開了他的手,又要走。封這下惱了,他不允許別人這樣對自己——誰都不行!他又伸出了手抓住了衛遙的胳膊,這次力道很大。衛遙甩不開,便回過頭憤憤的望著封。
封見衛遙回了頭看他,便覺得有些開心,嘴角含上了笑容,怕抓他的手弄痛他便放鬆了些,另一個手執起衛遙的手微晃,想讓他開心起來,原諒自己。
衛遙見他這樣,心軟了。其實他這兩天看封這樣待自己,早已漸漸原諒了他。衛遙任他拉著,低下頭,不再掙脫了。
封見了,好不開心,一下把衛遙拉坐到了懷裏,緊緊的抱著,用臉摩挲著衛遙的頭髮。
衛遙安心的閉上了眼睛,靜靜的靠在封懷裏。
封聞了衛遙身上的清香,想著那美味的乳汁,只覺得似乎有幾天未進食一樣的饑餓。他急急的抬起衛遙的細腰,打開了他的衣裳,看到盼望良久的尖乳後,一口便吸咬住了一個乳頭,急切的吸允起來。
“啊............” 衛遙被乳頭傳來的久違的酥麻弄的全身顫抖。
“恩......啊..........”封嘴裏吸允衛遙的一個奶子,大手則揉搓起衛遙的另一個奶子。衛遙被這雙重的刺激弄的不停的呻吟。
在發現了衛遙的奶水越來越充盈之後,封喜歡上了用手來擠弄衛遙的奶子,他喜歡香香的奶水被擠出粘在擠弄的手上時發出的嘖嘖的聲音。
“啊!!”封突然大力一吸,弄的衛遙驚叫一聲清醒了一些。
意識到兩人現在的情形,衛遙不禁氣惱的想到,封重視的就只有他這個身體而已!他拼命的掙扎出了封的懷裏,狠狠的瞪了封一眼,就低頭快速的整理衣服,看見自己被玩弄的晶瑩紅潤的俏麗乳頭,衛遙更是羞惱的滿臉通紅。
封濛濛的看著衛遙的動作,不明白他怎麼又生氣了,剛才不是好了嗎?不禁問道“怎麼了?”
衛遙頭也不抬,氣氣的道:“你玩弄了我兩年,你不膩,我都膩了!”
被自己一生唯一一個如此依戀的人這樣說,封只覺得頭轟的炸開了。玩弄!!!百般的喜愛就換來這麼個評價!!!!!封氣的手腳直抖。好!!!!你說玩弄!!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是玩弄!!!
“來人!!!!!!!!”封大叫,巨大的叫聲嚇的幾個小太監都跑了進來,跪在低上。
“去把衛遙的奶水吸幹!!!!!!!把他的後穴操爛!!!!”太監們哪看過皇帝發這麼大的火,說這麼粗的話,嚇的跪在地上狂磕頭。
而衛遙恐懼的抬頭看著封,看到封那震怒的面孔,知道他不是說笑,轉身就要跑。封上前一把擰住他的胳膊,制住了他,又朝磕頭的太監們喊“你們是聽不懂我話!!還是想死!!!!”
然後猛的把衛遙摔到太監們中間。
“啊!!!!!!!!!!“衛遙被摔的差點背過氣去,還沒拉好的衣服又敞了開來,白皙的胸膛上鼓起的兩個小丘和上面鑲著的兩顆滴著奶水的鮮紅乳頭顯得分外的妖嬈。
太監們被皇帝吼的心膽具裂,哪還再敢猶豫,都撲到了衛遙的身上。
“不要!!!!!!!” 衛遙拼命掙扎,可他的手腳馬上就被太監們制住了。只能嘶喊“不要這樣對我!!!!不要!!!!!!”
“啊啊啊!!!!!!!!!”他的兩個乳頭已分別被兩個太監的嘴吸住。他的淚再也忍不住洶湧而出。
兩個太監開始只是聽從命令吸衛遙的奶水而已,心理還暗暗的罵這皇上變態。可轉眼就被衛遙香甜的乳汁征服了,單用嘴吸還不夠,都用雙手拼命去擠自己在吸的奶子,很不得把這奶子吃進自己的肚子裏。
“不要!!!!!!!啊啊啊............。” 衛遙的雙乳被擠得劇痛,吸食著奶汁的太監的嘴裏發出“吧唧吧唧”的吸允聲和“咕嚕”的吞咽聲。
其他的太監本來還感謝兩個吸奶子的太監,讓自己避免了這尷尬的事,但看到他們越來越忘情,“咕嚕咕嚕”喝個不停,不禁奇怪,有這麼好喝?幾個人先後用手粘了一點流到衛遙胸膛上的乳汁,用舌頭舔了舔,天哪!好香!好甜!怪不得皇帝這麼喜歡他了。便都撲過去搶奪衛遙的乳頭。
“不!!!啊啊啊啊啊啊............” 衛遙被一雙雙在身上擠捏擦按的手和在兩個乳頭那一張張搶奪吸允的嘴弄的又羞又痛,一陣陣反胃。
搶不到乳頭的太監就伸舌舔食衛遙身上從其他太監的口角和手裏溢出的奶水,弄的衛遙渾身濕碌碌的,象洗過澡一樣。
“啊啊......不..........”
“滋滋”“吧唧”“咕嚕”
有兩個太監受這淫亂氣氛的影響,褪了衛遙的褲子,打開了衛遙的雙腿,吸果衛遙的分身,用手和舌頭操弄衛遙的後穴,玩的不亦樂乎。
“啊啊啊啊............” 衛遙被太監們操弄的四肢大開,渾身抽搐。口水順著合不上的嘴流到了臉上。
看到此樣的衛遙,封哪里還忍的住,他拉開操弄衛遙下身的兩個太監,擠在衛遙大開的兩腿間,抬起他的圓臀,“噗嗤”一下把陽物插了進去。
“啊啊啊啊........”封的大力操弄沖的衛遙前後竄動,而吸衛遙奶子的太監們卻不不願放棄甜乳,邊拼命的用手捏住衛遙的兩個奶子,穩住衛遙的移動,邊拼命的啃咬吸允差點被衛遙被迫的竄動弄的脫出口的乳頭。衛遙只覺得自己要被這些野獸擠碎了。
“啊啊啊啊啊................” 衛遙只希望自己能死去,結束這痛苦。
“噗嗤噗嗤”“吧唧吧唧”“滋滋”
外面突然電閃雷鳴,下起了瓢潑大雨,似乎老天也被衛遙的此時的遭遇傷心落淚。




章八 相望

那天,凡是碰過衛遙的太監都沒有活過第二天。
但衛遙受到的傷害並沒有消失,他變的對外界沒有任何反映。只是瞪著空洞失神的眼睛呆望著前方。
封每日看著衛遙便會落下淚來。幫衛遙換衣服時看到他的雙乳時也不再想霸道的吸允而只是心痛。
照顧衛遙時,封事事親自動手,不讓別人動他一下。
可半年都過去了,衛遙卻沒有一點起色。
可是,封仍不知疲倦的照顧他,每日輕柔的抱著衛遙睡覺,邊痛惜的用手指梳理衛遙的長髮,邊給他講著五湖四海的趣文逸事。
封並不知道,有好多次當他睡著的時候,衛遙會睜開眼看著他的睡顏,好久好久,那溫柔如水的眼神,任誰都會被融化。
早春,清晨,封帶著衛遙到了花園,緩緩的散步,看著前面修長的衛遙在發芽的樹灌中漫步,封不禁吟道“新叢青衫翠............”。
“願久共君醉............”一個久違而熟悉的清新的聲音緩緩接道。
封不敢置信的停住了腳,他懷疑著自己從來沒出過問題的耳朵。
可是,前面的人也停住了步伐,慢慢轉過了身。出塵的面容上帶著天地為之失色的笑容。
封呆呆的站在那,絲毫沒有察覺,兩行清淚已從自己的眼裏湧出慢慢滑下了臉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曉星 的頭像
曉星

星腐幫

曉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